2008年一位長春交警執勤中被撞患癌媽媽用愛喚醒植物人兒子來源:新文化報 - 新文化網
  穿著警服的劉甲君 本人供圖
  王桂鳳說,兒子走路已不再像以前那樣畫圈兒了,冰涼的左臂也有了溫度 本報記者 惠禾 攝
  聽甲君唱歌
  A07版
    6年前,一位長春交警執勤中被撞,右側頭骨粉碎成了植物人;
    患癌母親從此成了兒子全部的依靠,準備尿布,縫製小墊,像迎接他出生一樣,精心照料;
    6年後,他既能走路又能為媽媽唱歌了。
    這連醫生都無法相信。
    從植物人狀態中醒來的劉甲君,抱著媽媽說,是患癌的母親第二次給自己帶來了生命。
  執勤遇意外
    32歲的劉甲君,是個80後。像很多那個年代的孩子一樣,他的父母也是雙職工,爸爸在客運公司,媽媽在副食商店當售貨員。
    小時候,他最愛玩的游戲是警察抓小偷,他總是喜歡扮演警察的角色。長大後,他成了一名交警,真的把警服穿在了自己身上。
    然而,2008年的一場意外,改變了一家人平靜的生活軌跡。
    劉甲君媽媽王桂鳳說,兒子出事兒那天,她正準備去商場給他買衣服。電話是甲君當時的女友打來的,告訴她說甲君在醫大一院。
    “我明白,兒子外出值勤,可能會受傷。可沒想到會要命!”掛斷電話,王桂鳳就往醫院趕。
    看見兒子時,他穿著警服,躺在擔架上。“孩子身上都是泥,沒有血。”
    被推進了ICU,醫生下了病危通知單,“劉甲君被撞,傷在頭部,整個右側頭骨全部粉碎”,醫生說,活下來的機會,不大!
  成了植物人
    起初,家人擔心王桂鳳的身體,沒敢告訴她實情,可當醫生要求家屬準備後事時,孩子爸爸不得不讓王桂鳳去見兒子最後一面。
    王桂鳳說,當時自己兩天沒吃沒睡,可一聽說要給孩子準備後事時,她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大力氣,像瘋了一樣,抓著每個親人的手不放,堅決不同意給孩子準備後事。
    凌晨5點,醫生把甲君從監護室里推出來,渾身插滿了管子,頭腫脹得很大,似乎一碰就會裂,王桂鳳仍是強烈要求,再為孩子做次手術,“哪怕我兒子只有一口氣兒,我也要讓他躺在我旁邊兒。”
    手術前醫生告訴她,不管手術成功與否,最好的情況就是植物人。
    上天並沒有眷顧這位可憐的母親。手術結束了,劉甲君被摘除了部分腦組織,換了鈦合金的腦骨,成了植物人。
  母親守候六年
    起初,劉甲君住在醫院ICU監護室。兩個月後,生命體徵趨向平穩,王桂鳳堅決把兒子接了出來,“兒子在監護室里,看不著,也沒法伺候。既然都已經成植物人了,那就躺在我身邊吧。”
    王桂鳳,2008年時50歲。在她45歲那年曾被查出患有結腸癌,手術後一直在家病休。孩子接出來後,母子倆一同搬進了另一家醫院的康復科病房,一住就是5年多。
    王桂鳳準備了很多尿布,還縫了不少小墊,就像迎接他出生時一樣。
    摞起來的尿布足有半米高,兒子100公斤,媽媽體弱多病,不到50公斤,根本挪不動他。每晚換尿布,成了王桂鳳最頭疼的事兒,換一次,至少要十幾分鐘,每晚都得三次以上。
    起初雇來的護工還幫忙,後來連護工都乾不動了,堅決辭了這個活兒。
    給兒子治病,需要經濟基礎。甲君爸爸白天工作很忙,要開車,王桂鳳擔心丈夫太累,每天晚上八九點鐘,就“攆”他回家去休息。這六年,照顧兒子的重擔,幾乎全壓在她一個人肩上。
    夜深人靜,王桂鳳坐在床邊,拉著兒子的手,哭成個淚人,太難熬了。
    王桂鳳常常睡不好,甚至連續幾天都沒有覺,可她說,因為自己是媽媽,沒有權力放棄。
  他真的“醒了”
    如今,劉甲君真的“醒了”!因為切除了腦部的智商區域,劉甲君不會加減法。王桂鳳就帶著兒子去買雪糕。錢給兒子,讓他自己數找回來的錢。為了鍛煉他識字,劉甲君蘇醒後,每晚母子倆都坐在電視機前一起看《新聞聯播》。劉甲君邊看,還要邊做筆記。
    昨天,在採訪時,記者發現王桂鳳的右臂有些抬不起來,她說有時要用力給兒子翻身,頂的現在有些活動不了。
    王桂鳳的手也極度粗糙,而且關節特別粗,她說,這都是長時間給兒子洗衣服和按摩積累下來的。
    她並無怨言,兒子的醒來,是對她的付出最好的回報。
  成長”記錄
  第一次做鼻飼
    第一次給兒子做鼻飼,她是哭著喂兒子吃完的。一頓普普通通的早飯,母子倆吃了足足兩個小時。
  第一次眨眼
    兒子第一次眨眼,已經是受傷半年之後的事兒了。那天,她正對著兒子說話,突然看見兒子眨眼。她又哭又笑,“就這麼一點點反應,就是我的希望啊!”
    為了給兒子治病,王桂鳳帶著兒子在北京住了半年。母子倆還去過南京、廣州,甚至還帶著他去泡過溫泉。就希望什麼時候,他能醒來。
  第一次點頭
    經過兩年多的細心照顧,兒子能點頭了。雖然不知道他點頭是不是真明白,真的懂了。但會點頭,就是進步。
    母子倆的每個夜晚,都是忙碌著度過的。媽媽先用中藥給兒子泡腳,然後做腿部和胳膊按摩。兒子逐漸清醒了。媽媽說:“兒子啊,你要心疼媽媽,就別尿床了,你有尿,就叫我。”兒子竟然又點頭了。
  第一次扶下床
    媽媽第一次扶著兒子下床小便,母子倆全摔在地上,好半天才被護士發現,可王桂鳳說,即便如此,她也高興。
    從昏迷到睜眼睛;從可以點頭到可以坐輪椅……媽媽的愛,換來了兒子的重生。
  ■醫生贊嘆
  這奇跡是媽媽的功勞
    50多歲了,王桂鳳還得像照顧嬰兒一樣,照顧兒子。就在劉甲君受傷的第二年,他稍稍清醒些後,王桂鳳推著輪椅,帶他去北京複查,當時在飛機上遇到幾位北京的記者。他們曾經得知長春交警被撞成植物人的事兒。可沒想到,這個“植物人”非但沒死,竟然還跟他們坐了同一趟航班。
    北京一家醫院的腦科專家看片子時都問,這個人還活著?一個被切除半個腦球的人活著就是奇跡!他竟然還醒了。
    通過好友介紹,中醫王旭時目前接手劉甲君的治療,為他進行針灸和按摩。王醫生也是一位母親,她的兒子與甲君同歲。王醫生說,她最初知道王桂鳳照顧植物人兒子的故事,心裡特別感動。她說,自己也曾靜下心來想過這件事兒,“也只有母親,才會做出這麼大的犧牲。”
    王醫生說,會盡自己的能力,幫劉甲君恢復。
    通過這段時間的調理,王桂鳳覺得,兒子走路更穩當了,不再像以前那樣畫圈兒。而且,原本冰涼的左臂也有了溫度。王醫生像媽媽一樣,關心著劉甲君的病。每次看病,她都先關心甲君的生活,陪他聊天,邊聊邊觀察病情變化。
    “這孩子進步特別大,這奇跡都是他媽媽的功勞!”王醫生這樣說。
  ■甲君心愿
  想在舞臺上給媽媽唱歌
    昨天上午,母子倆在王旭時醫生的辦公室接受了記者的採訪。王桂鳳說,孩子醒了,她還有更大的心愿———希望兒子將來能回到工作崗位。
    她也相信,兒子一定可以做到。除了心愿,媽媽還有憂慮。劉甲君是獨生子,父母年紀越來越大了,總有一天會離開他,到時候兒子咋辦?
    說到動情處,高大的劉甲君一把就把媽媽摟進了臂彎里。
    他說,最感謝的就是媽媽。他要給媽媽唱首歌,他最喜歡唱張信哲的《過火》,現在天天在家練歌,希望能有機會參加《向幸福出發》,在舞臺上唱歌給媽媽聽。(歡迎掃描右方二維碼或登錄新文化網 www.xwh.cn點擊觀看劉甲君唱歌視頻)
    本報記者 薑彥艷
  (原標題:患癌媽媽用愛喚醒植物人兒子)
創作者介紹

moxi

lf42lfrix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